samslight.com
愛。故事

期待是一種病

<<期待是一種病>> 漆黑一片的客廳,旭泰亮著手機。他打開日曆,整個月,只有一個預約,上面寫著「覆診」,下星期五,下午三時。他用手指點算,還有八天,他看看鐘,凌晨四時,再點算一次,還有七天。如果將時間,改為早上十時,提早了五小時。

期待是一種病

漆黑一片的客廳,旭泰亮著手機。他打開日曆,整個月,只有一個預約,上面寫著「覆診」,下星期五,下午三時。他用手指點算,還有八天,他看看鐘,凌晨四時,再點算一次,還有七天。如果將時間,改為早上十時,提早了五小時。

他一個人住,父母在一宗交通意外中身亡。四百尺唐五樓,一個兩房單位,是他父母在三十年前,結婚時買,裝修過兩次,第一次是入伙前,第二次是旭泰中學畢業那年。

他的房間西斜,窗簾長期拉上,好熱,又焗,無法呼吸,他選擇睡在客廳,有時在沙發,有時在地上,睡在哪都一樣,反正睡不著。他沒有親人,沒有朋友,沒有工作,很少外出,寧願在家。他不理解,喜歡在家,原來是一種病,需要看醫生。

他認識霍醫生,差不多一年。他記得,第一次見面時,他穿上西裝和領帶,坐地鐵到中環。他平時只在晚上,到附近便利店,買杯麵,很久沒有試過,午後時間,在中環穿梭。他到達診所時,急速喘氣,像是缺氧、窒息,霍醫生從治療室跑出來,給他冰水,開大冷氣,把他的領帶鬆開、脫下,還把他的頸喉鈕解開。

「你的領帶,打得太緊了,以後穿便服來,輕鬆一點。」她臉上掛著白雪公主的微笑。

霍醫生一頭短髮,深色套衭,圓頭平底鞋,沒穿醫生白袍,看上去剛畢業不久。「她應該比我小幾歲,媽媽應該會喜歡她成為媳婦。」他定神之後,半躺在真皮沙發上,想著。

他每個月來覆診,每次他都會在診所的治療室內,半躺在這真皮沙發上,看著天花的小吊燈,形狀有時像一片卡通雲,有時像一片薯片,有時像一片山脈,有時在桂林,有時在端士。霍醫生坐在他旁邊的另一張真皮沙發,是不可以半躺的單人坐。

「最近能睡嗎?有發夢嗎?」霍醫生問半躺著的旭泰

「有睡,無發夢。」他側著頭,望著她,公式化回答。

「有吃藥嗎?」她再問。

「有啊!」他再公式化回答。

「有出去曬太陽,做點運動嗎?」她希望他能回復正常的作息,還建議他做點運動。

「有呀!」他把側著的頭移到正中,眼睛叮著天花小吊燈,敷衍地答。

「可以給我看看照片嗎?想知你曬太陽時的風景。」霍醫生看穿了半透明的旭泰

「我…曬太陽很專心,所以沒有拍照。」他很喜歡覆診。他喜歡看著她,他喜歡她的笑容,他喜歡她的聲線,他喜歡她。

他沒有親人,沒有朋友,沒有工作,只有一間四百尺唐樓,和霍醫生。他想把霍醫生帶回家,他承認,他是自私的,自私是病,要看醫生,醫生很忙,有很多病人,預約要三至四星期,他很介意等,期待是一種病,要治好這個病,最好的方法,把醫生帶回家,一整天看著醫生。 

她每次給他藥物,他不知道藥的作用,也不知道藥的期限,更不知道有多少種、多少顆。預約、見面、聊天、取藥、付款、再預約,吃藥的步驟,不存在。他每次回家,把藥放擱在檯上,堆成山丘,這些藥不能吃,藥是見證他們的相識,紀念每次見面,見藥如見人。 

他身體很累,精神不好,偏偏睡不進去。診所還有六小時才開門,他記住要打電話,去改時間,提早五小時覆診。提早五小時,不如提早五天,他用手指點算,提早五天,即是星期日,她要休息。 

他坐在地上,背靠著沙發,雙手棒著手機,用雙膝承著手背。他從手機中的日曆退出,打開照片集,手機中沒有曬太陽的照片,卻有診所治療室的小吊燈、真皮單人坐沙發,還有一頭短髮的霍醫生,她穿深色套衭、圓頭平底鞋、沒穿醫生白袍的背影。

他身體有點僵硬, 生鏽的關節在蠕動,他四支在地上爬行,他爬了幾下,到達餐檯前停了,看著檯上一堆藥丸。她有很多病人,而他,只有一個人。他拿起一排錫紙包裝的藥丸,一排十粒,每粒一厘米直徑,將藥丸拆開,把檯上的藥丸山丘,移平、吞噬。 

他不能把她帶回家,不如把她吃掉。

陳旭泰是獨子,每逢週末,他跟父母,會到上水,飲茶、逛街,他媽媽會買點材料,回家煮晚飯。他們住唐五樓,要行幾十級樓梯,每次外出,他都會幫媽媽拿東西,讓媽媽可以買過痛快。

一年前,他們一家三口,登上往上水的巴士,走到上層,他坐在左邊,第三行,窗口位,父母在他前一行,媽媽在他前面。巴士開出,才兩個站,他睡著了。不知過了多久,突然,巴士猛烈、急速地,往左邊扭,高速衝前,他睜開眼,抓住扶手,還未定神,一棵大樹,迎面衝來,割走車頂,衝撞向他,擊中頭部 。他的父母,從殘缺的車頂,飛出去了!

<<Samantha Yu著>> 2021年12月 (香港)

About samslight

Samantha Yu - 能量治療師及動物傳心師 生活之光能量 Living Light Energy – Sekhem 導師 動物傳心術導師 Samantha提供動物及主人面談及遙距溝通和治療服務。她於2005年開始學習靈修、能量治療及動物傳心術,在背後支撐著她的工作是因為她熱愛動物和大自然,她和天使及精靈合作提供治療服務,並且對她的知識、智慧和靈性修養有著深遠的影響。她更對養生之道有著濃厚興趣,強調整體身心靈健康的重要性,希望每個個體都擁有健康健全的身心。

0 comments on “期待是一種病

Leave a Reply

%d bloggers like this: